呱呱

我说你听

        生活进入一个平稳期,感觉没什么可记录的。再想捡起来的时候发现有些困难,就像很久不做雪耳糖水的话,手也会生。
       习惯真的很可怕,前几个月感觉发生了很多事情,又觉得什么都没发生。像一阵风,吹过去了。空调有片刻凉意,抱紧被子,又找回了温暖。

        我希望,趁早,让我不再期待所有存在我脑袋瓜里的无由来的对仪式感的神圣幻想。然后,狠狠把我踢醒。
        慢慢平复了那些不甘与折磨。还记得那句“得之我幸,失之...

       自渐形秽。


       母亲的第六感,很是灵敏。连续两天待在家里没出门,母亲就会在聊家常时提及他。逃无可避,生掰硬造地扯了几个理由打岔。
       今天吃完下午茶,硬是拖到8点才回家。以为蒙混过关,晚上实在饿的不行,11点半那会偷偷煮了个面,她来了句“怎么你晚上没吃饭?”
        边吃还要边找借口,谁要看你鸡零狗碎的吃相?
       每日反省:你可长点心呐?不聊了,...

       很多事不想写。
       因为一定程度上,觉得自己挺无能的。
        人人都怕难怕倦怕扑空。谈过几段恋爱,那些争吵的母题,都不外如是,新瓶装旧酒,图个口舌之快罢了。难过,是自己这10年间一直没有习得的解决之法。
        “你真的很cheap”“这种人怎么会想娶回家”“我包不起你”,这些话辗转难眠了几个晚上,要好好记得,对方是如何评价你的。老师只能否定你的成绩,老板只能否定你的工作,他把你整个人都否定了。我不想...

"他喜欢漂亮阿姨来抱。"
"是啊,我一抱他就拉粑粑"

“十年的交情怎么维持?”“浇花”

感谢匡珺夫妇带我飞。

天星潭,黄果树,陡坡塘,君不见珠江之水天上来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苗家米酒,刺绣腊肉,山坡巷道,风雨桥上,还有广东暴晒梅菜干。

风车与风,冰粉与缤,晴天与卿。感恩。

都是细小的妥帖,能容纳的和善。在我筋疲力尽之时,每天都能让我感受到如此细致真切的欢喜。

收集点滴感动,要相信爱和美好的未来。没有坚持,只有热爱。

清风不肯来,烈日不肯暮。
世间草木都美,人不是。
中药很苦。
你也是。

撑住。

      人的心态真的会改变的呢。
       4年前。
       想让对方发生改变,却发现改变的不可执行性。你潜意识还是不甘心降低预期标准,还是陷入不断期待对方发生改变,又得不断接受对方不会改变的事实。因为是潜意识,所以不断地萌发期望,又接着不断地失望。
        死循环。

        现在。
        生来是个人,终免不得做几桩傻事错事,吃不该吃的果...

        每个恋爱中的人都会有各种病态或不病态却非正常非理性的表现,只要恋爱,骨子里面那种疯狂的基因就一定会破皮而出。

        比如说查手机这件事,用成熟的角度来看,都会觉得即使是在亲密关系中,也应该尊重对方保留隐私的权利,但反过来你有没有哪怕只是一秒在心里想到“他不给我查手机是否有什么端倪”?又失去平常心了。

        所有人觉得是幸福顶点的时候,就是慢慢往下走、变坏的开始。

哈哈哈。

我的问题是,
浑身没有不是。
活了很久还是摆脱不了一种心态。
突然有一刻,不确定努力适应的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。

        我很少具体地描述过伴侣。

        “他到底哪里好?”

       人生活着啊真的挺难的。走出每一种混乱都只能靠自己。
       三年来,我很害怕自己对任何东西产生依赖,烟酒如此,感情如此。能相处便相处,温柔缠绵,情枯意竭便干净利索地离开,凶狠决绝。一身鄙夷保护色,不问真心认真做爱。酷的别具一格。
        悲哀的是,从没有以真实的自我而被爱过。...


淡饭小菜,清水哐当。有人在默默无闻替你做的事情,比如洗衣做饭,切肉剥蒜。这是难得的真诚呐。

       最近累的不行,愈发感受身体的毛病日益增多。

       人常常会陷入一种困境里面,明知道不对,不去改变。坐在沉船之上心怀侥幸。一两年三五年,直到这件事、这段关系彻底告终,才有过期的反思:为什么当初自己可以忍那么久啊?

       因为时间跨度是回过头看,才看得见。对当下来说,你只要催眠糊弄的过一天又一天。

       每每这么想,就觉得白浪费了不少时间。不过还好,老天宽待,遇到合适的人。还好,你们不生我气,还是...

       跟你们分享一件事呐。

       今天有个学生在课堂搞小动作,放学后我和她妈妈合伙教育她,她妈无意说了句:“霏霏,你是不是觉得因为在语文课上表现好,就想一直表现好。在数学课上表现不好,就索性放弃了,对吗?”
       说者无心听者有意。

       每个人都有一个死角,自己走不出来,别人也闯不进去。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里。如今,我开了个小门,把秘密和你分享。
       ...

       “世界上最让人底气十足的,不是尊重与平等,而是被偏爱呐。” 不喜欢你的理正词直,分分钟让人闻理知止意。想想我是多么喜欢护短的人呐。

        “你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在我这边吗?”

        “你看你这样就不可爱了。”

        大家都不喜欢看到月亮背后的阴影。不能低智、偏执、思想贫乏,不能“以吾辈所主张者为绝对之是”,不可以放纵,不然就显得不大方讨人爱了。哈哈。...


        吓死我了,那天还以为撞到你了。后来想想,也是傻,哪有可能遇见你呢,哪有可能呢?

        如果啊,我说如果啊,真有一天碰到你,哪怕现在的我,修炼地如何水木清华艳冠群芳,在你面前,始终不举。

        哈哈,好失败啊。

至近至远东西,至深至浅清溪。


杨帆,谢谢你给我的勇气。

      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大家喜欢在一段感情刚开始的时候玩攻防战。双方较量谁比谁更不在乎,谁比谁更不认真。似乎谁在乎就会被吃定,谁认真就等于认输。

        既然那么怕投入怕伤害,为什么天下间有那么多轻松散漫可以丧high游花园的事不做,偏要跑去谈恋爱?

       两人的关系中,都会有各种病态或不病态却非正常非理性的表现,只要恋爱,骨子里面那种疯狂的基因就一定会破皮而出。

       还是功力不够,不然就不会难过了。

       我要过得再没心没肺点,这样我就轻松自在很多。我要避免这种期待成为一种捆绑,或者形成一种索要。我要再自由一点,我得继续一刻不停的纠正自己,不能再有任何期待了。

        愿君早看破。

“谁都想过得舒服一点,得到更多一点,然后自己少辛苦一点。我们都是这样的人。请你允许他也是。”

       疥癣之疾。

       身体素质实在是个不能强求的东西。前些年的硬朗结实,在这大半年的日子里全部打垮。

       变得很容易生病。生活和饮食里的任何一点起伏,都趋势放大。上火、咽喉痛、发烧、流感、咳嗽,这半年在季节性病毒侵袭的重大时刻,没有躲避成功过。

       体质变得很差。身体系统甚至先于心灵紊乱。没什么解决办法。除了强迫身体转动跟得上节奏,还有拥抱温暖。...


       着实是好久没梦到你了。

       前些天,梦到你考上了上海工业大学的研,对我微笑,还是侃侃而谈。转而百度,还确实有这所大学。又一以贯之翻了翻你的微博,竟然更新,甚是诧异。习惯了你整整2年的停更,我看啊看,寥寥数字,看了几十回。

       后来,我不敢深入地回忆你。然后就很沮丧。我们都不愿意想起一个人像想起这一生最重要的一次失败。可是怎么去忘记?

       我用19~28岁来证明自己的优秀以及不该被错过,直...

疲惫之事不可声张。除了在爱情面前永远不举,永远无法相信以外,并没有其他后遗症。

        那么多年,我终于发现了那些让我喜欢的人的特质。她们总是生机勃勃,有自己喜欢的事。默默地隐忍奋斗,哪怕受挫也不失求好的精神。

       与此同时,在生活的重压下,还能好好打扮,努力减肥,天天养生,神色清明,发射一点新鲜和振奋。 

        这才是我渴望的生活品质啊。

“形容一下你的品味?”
“费玉清。”

© 呱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