呱呱

我说你听

大梦初醒:

面对成年人的苦情,

已变得无动于衷。

但末了,

总免不了跟着一声叹息。

叹这一桩桩的荒唐事,

也似曾相识。

        我不说,大家都有一些心病。

        你失去一样珍视的东西,你就死掉一点点。特别真实。

        你不能让所有人喜欢你。你也不能让对方持续喜欢你。你保持美丽,努力赚钱,拼搏上进,不作不闹。在脆弱的时刻,也比不上好兄弟给你介绍的新对象。

        大概我是烂人吧。明明是骑驴找马出轨偷腥,怎么一点内疚也没有。

        如果愿意,我们总是可以找出许多理由...

领导:“我们决定派你去参加下周一的区里的说课比赛。”

我:“噢”

领导:“有没有压力。”

我:“没有”

领导:“……”


        领导您都有勇气让我参赛了,我还压力什么。刚分开就想念,哎,不能再浑浑噩噩了。

蹲在阳台哭了一会,被蚊子咬了好几口,喝口水进屋哭。嗓子已经坏了,眼睛不能再坏了。

       冬眠的松鼠再没有了春天。


        没有任何一种婚姻理论是正确的。每个人的本质需求都不一样,这个东西比底妆还要因人而异。任何一种“应该如何如何的”,都是置他人于死地。

        有人能通过不劳而获的自由而满足,有人通过人格尊重价值能实现而过得满足感,可是有的人就是控制才能满足,有的人就是要掌握财权才能满足。

        不是我选择了某种模式,而是,只能如此而已。

入冬了。

丧到低点了。

和妈妈聊天,聊着聊着哭了。匆匆回房。


我说:妈,别整那么多虚头巴脑的祝福和催促。我好累,让我缓会儿。

        其实很多时候并不难过,就是失望,一点点失望,心里就沉下去一点,太多次就会变得麻木无感,或许会轻松起来。

       有些东西,我说我想要,你不给,哎,我也不会再提了。其实你也不傻,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呢。你不愿意,你怕最后对象不是我,怕吃亏罢了。我不值得而已。

       “谈恋爱和结婚怎么能比呢”。嗯,是啊,连恋爱也有所保留呢,何以解忧?

       喂,起码,骗一下我也好啊。就是过的太明白了,累的想流...

       我好看重节日,虽知道都是人类弄出来纪念自己。顺道找借口相聚的玩意儿。可仍旧愿意沉沦。多像小孩子啊,这是我仅存的孩童气息了。

       可我还没许愿吹蜡烛呢。

👨🏻‍🎓:“卢老师,你有没有结婚?”

👩🏻‍🏫:“没有”

👨🏻‍🎓:“我把我哥介绍给你,他很帅的。”

👩🏻‍🏫:“……” ​​​

       你有“安全感”吗。 爱与被爱都是有条件的,不敢放纵,不敢放弃,不敢去死。这是多么让人沮丧啊。

       在某一束月光最终倾泻下来,使我愉快地不再存在之前,还是要工作睡觉祷告娱乐刻意过好每天。

      “一日相欢,可遇到阻遏,就一日相弃,像河水一样不可依托。浅尝辄止,喜怒无常,轻重不分。我们看着不快,心感厌恶的人和事,实际上是我们自己一部分。批评冷漠的人,其实自己就非常冷漠;抱怨人心无常的人,其实自己就没有始终如一的心。我所有的怒意,其实是我的心没有定力...

杨:“我还是不说了。”

我:“说嘛。”

杨:“我和你一起不短了,你没有想要结婚的意思啊。”

我:……


平时两人工作都很忙,不是我加班就是你抗台风。短短人生,吃饭、睡觉,这都是比人生大道理更重要的事儿

偶尔咀嚼一下别人的剧情,啧啧两声。就喜欢云里雾里的调儿,美美甜甜。感谢匡珺夫妇整整两天细致入微的招待,祝你新婚快乐,幸福美满。

怎么分清左右?

       科学是对抗情感无助的有利武器。

       我很少发表加班的状态。其一,是低效;其二,总有人比你勤奋,不必自我感动;其三,我给自己定下,加班尽量是有偿。

        这一年来都很努力,早起晚睡。甚至周末每天也兼职七八个小时,嗓子全哑了,腰直不起来,但还是觉得累并开心。因为是可控的,一种奋斗的纯粹,朝着美好的方向。

       我眼。

       所有的无疾而终其实都...

近日泪点太低。
又无意得知网易博客要关闭。
实在太难过了。
你们若知道,大抵是会笑话我的。

心里疙瘩一下。
终于,释怀了。

不,不想骗你们,还是释怀不了。

        生活进入一个平稳期,感觉没什么可记录的。再想捡起来的时候发现有些困难,就像很久不做雪耳糖水的话,手也会生。
       习惯真的很可怕,前几个月感觉发生了很多事情,又觉得什么都没发生。像一阵风,吹过去了。空调有片刻凉意,抱紧被子,又找回了温暖。

        我希望,趁早,让我不再期待所有存在我脑袋瓜里的无由来的对仪式感的神圣幻想。然后,狠狠把我踢醒。
        慢慢平复了那些不甘与折磨。还记得那句“得之我幸,失之...

       自渐形秽。


       母亲的第六感,很是灵敏。连续两天待在家里没出门,母亲就会在聊家常时提及他。逃无可避,生掰硬造地扯了几个理由打岔。
       今天吃完下午茶,硬是拖到8点才回家。以为蒙混过关,晚上实在饿的不行,11点半那会偷偷煮了个面,她来了句“怎么你晚上没吃饭?”
        边吃还要边找借口,谁要看你鸡零狗碎的吃相?
       每日反省:你可长点心呐?不聊了,...

       很多事不想写。
       因为一定程度上,觉得自己挺无能的。
        人人都怕难怕倦怕扑空。谈过几段恋爱,那些争吵的母题,都不外如是,新瓶装旧酒,图个口舌之快罢了。难过,是自己这10年间一直没有习得的解决之法。
        “你真的很cheap”“这种人怎么会想娶回家”“我包不起你”,这些话辗转难眠了几个晚上,要好好记得,对方是如何评价你的。老师只能否定你的成绩,老板只能否定你的工作,他把你整个人都否定了。我不想...

"他喜欢漂亮阿姨来抱。"
"是啊,我一抱他就拉粑粑"

“十年的交情怎么维持?”“浇花”

感谢匡珺夫妇带我飞。

天星潭,黄果树,陡坡塘,君不见珠江之水天上来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苗家米酒,刺绣腊肉,山坡巷道,风雨桥上,还有广东暴晒梅菜干。

风车与风,冰粉与缤,晴天与卿。感恩。

都是细小的妥帖,能容纳的和善。在我筋疲力尽之时,每天都能让我感受到如此细致真切的欢喜。

收集点滴感动,要相信爱和美好的未来。没有坚持,只有热爱。

清风不肯来,烈日不肯暮。
世间草木都美,人不是。
中药很苦。
你也是。

撑住。

© 呱呱 | Powered by LOFTER